Dec 162007
 

    “我们不要怀旧,我们只要记得”,这句话出自《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三十年》这本前一阵子出版的书,但实际我并未看过这本书,只是从一些书评中看到了书里的这一句话,用来形容我对这一次的演唱会的感受,再适合不过了。

    演唱会开始前,同行的女生就对我说:“好像这些歌手我都不怎么认识嘛”。我说:“其实这些歌手我也并不是很了解,有些只是知道名字而已,但这些歌,大部分应该都是听过的,只是不一定能说出名字而已”。实际上台湾的民歌的时代是始自70年代,流行于70-80这两个20年,对于像我这样80初的人,那时还都很小,很多这个时代的歌,恐怕都是从父母或者哥哥姐姐的磁带收藏中听到的。恐怕只有旋律熟悉,歌词似曾相识,而对于歌手的名字,想想那时的盗版磁带歌手是不是原唱都很难说,就别说记得原唱者了。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更熟悉的应该是90年代时期以香港为主的流行音乐,而这时期的台湾歌手,在这场演唱会里能非常熟悉的只有三个名字:齐秦齐豫姐弟还有潘越云。齐豫可以算是台湾民歌的代表人物,但齐秦不是。而我想看这次演唱会的目的,其实基本上就是想来看齐豫而已。

说起台湾“民歌”,一般指三十年前那场民歌运动带来的那个时代,在那时的歌中,有很多是因为台湾和大陆对立时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而唱出的各种意识形态的歌,所以有人宣扬其根本不能算“民歌”,因为它根本不民族。但也有其中很多歌曲,源自校园,简单而随意,牛仔裤,T恤衫,再加一把吉他,就可以描绘出风花雪月的故事,被称作校园民谣。相对于前者,我们接触得更多的是后者,因为后者更适合于我们当时的年龄,也因为其更长久的生命力,一直延续到90年代后期都有佳作延续,所以在我们这个年龄,这才是我们认同的主流“民歌”。但在台湾本土,所有这些意识形态的歌,都被统称为“民歌”,有人认为是民歌运动那些人篡夺了“民歌”的本意,同时余光中那些诗人或歌者在当时的背景下也确实有一些我们所不理解的一些言论。在这场演唱会中,也确实是有时说成“民歌”,有时说成“校园民谣”,介于网愤无处不在,我只能先声明一下以下我的言论不管是民歌还是民谣,都指那个时代产生的那些歌曲,无分政治立场,而只单纯是“歌”而已。

    扯了半天还没入正题,不废话了。

我个人比较擅长流水账:

    开头那段伪学校广播很有意思,直接把人拉回到幼时的回忆去,不过我一不小心就想起了我小学那个校园广播的教导主任声音很猥琐-_-。

    第一首歌竟然所有的歌手一齐出现在场上,唱得是齐豫那首《传说》,也是为了直接点题吧,唱道是“北方有一首民歌”,然而这首歌本就为齐豫这种声线准备的歌,真要原样唱出来可真是苦了那些大老爷门,于是很自然得重新将某些合唱部分降低2个八度重新编曲,熟悉的歌词,不熟悉的新曲,加上多人合唱,听不出有什么亮点,但也完美无瑕,最关键得是:台上这些人都是谁啊,怎么基本没有能对上号的人哪…..

    上场顺序实在记得不太清楚了,第一个应该是王海玲吧,唱得是《偈》,对于我,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了,这首歌,也只知道似乎是郑予愁的诗。然后是《忘了我是谁》,这首歌依稀记得小时听过,只记得大体旋律,刚才去找了一下早年的原唱mp3,对比昨晚的感觉,才发现昨晚的这首歌已经超越当年原唱的水平,岁月的变迁使得海玲声线变得宽了一些,饱满了许多。

    然后应该是南方二重唱吧,大屏幕先是滚动播出歌手的资料,以及当年的那些珍贵图片,影像,而当屏幕暗下,前奏响起,灯光亮起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台上站着两个,两个中年妇女>_<…….呃,一不小心又恶搞了,绝无不敬的意思,只是感概,时间流逝,人非当年。然而当二人歌声脱口而出时,才发现,人虽老,歌未变!《让我们看云去》虽然已经是多年未曾听到的声音,却依然熟悉。当时旁边的蟹子感慨,这些当年的歌手现在的歌听起来,依然唱功了得,现在的歌手还是远远比不上。确实,在二人完美的和声发音的比较下,现在很多组合歌手的歌,只能称作是–几个人一起喊。

    接下来是王梦麟还是徐晓菁来着,实在记不住了。王已经很胖了,不过看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小胖子来唱《阿美,阿美》实在是很有意思。而徐晓菁的《秋蝉》,竟然听起来还像是一二十岁的感觉,声音依旧是清新,仿佛她这个人已经定格在了那个美好的年代。

    再然后应该是叶佳修了,这人穿着一身乞丐服,扛着把琴箱上还印着个Tedy熊的搞笑吉他冲了上来,不过据他说无论衣服还是吉他都大有来头,而对于他的歌,一首《外婆的澎湖湾》足以成为经典的代表。

    然后出来一个我事先查阅的资料里根本没有介绍过的乐队出场,叫TMSK新民乐乐队,好像是出自在新天地的同名民俗风格的餐厅,大屏幕的介绍写得比较振奋,说是将民族音乐传承并发扬,开创出新民乐的新曲风。然而这个取自什么“透明思考”头字母的乐队也确如其起名般的无意义,表现形式确实是民乐,而骨子里还是一商业时代背景下的东西。只不过是把民乐乐器与现代乐器简单地杂合合奏,并加入电子乐器点缀,生凑出的所谓新民乐风格。看不出民族乐器的特点,也无现代乐器的高明,说得难听一点,有点不伦不类。长笛本是独奏乐器,也不知是扬声器位置问题还是怎地,此人的长笛竟然完全被后面的架子鼓给盖得几乎听不见声音,后面的扬琴和琵琶也是被电子管风琴给衬托得完全表达不出感情,直到第二首歌加上那个汉服歌手操着那个什么琴(眼拙看不出来,是民乐器但是却像吉他那样弹奏)对着话筒嘶喊,才发现,这是不是摇滚歌手们拿着民乐器开演唱会阿,还是伪摇滚那种。对于这个额外到来的乐队,实在看不出对民乐和民歌有什么继承,只能说是打着民乐表演形式的外皮的商业现代乐队吧,最重要的是他们好像是来宣传他们那个餐厅的,别蒙咱们,新天地那旮旯咱去不起……最后,那个应该是汉服吧,我认为不是唐服。

    后面好像是李建复,说人名80年代的恐怕都不太熟悉,说代表作就知道了–《龙的传人》,有华人在的地方,就有这首歌,不过昨天的歌与印象里歌词有点出入,刚才查了一下果然: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 巨变前夕的深夜里枪炮声 敲碎了宁静夜 四面楚歌是洋人的剑,最后一句洋人的剑在以前广泛流传的版本中应该是“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当年洋人的剑在审查中被修改成姑息了,现在才真正还原回来。不管词如何,歌依旧是那首歌,只要是华人,总会为这首歌感动。

    这场晚会似乎是按照时间的顺序安排歌手的出场次序的,前面这些歌手已经渐渐地由70年代穿越到了80年代。而在90年代初期,受台湾民歌影响,大陆也出现了一个原创校园民谣的小时代,说其小,因为时间很短,作品也不是太多,很快就像整个华语歌曲的流行趋势一样,转向到了港台情歌泛滥的时代。然而就是这个小小的原创校园民谣的时代,出现了老狼,叶蓓,小苛,高晓松这些大陆自己的声音。这次晚会前两个人来了,但相对于前面那些歌手,这两位其实是没什么底气,唱功也差些,叶蓓基本上是来宣传她自己的新专辑的,而老狼似乎也只是例行公事地唱一下了事,叶蓓没有唱《白衣飘飘的年代》,老狼没有唱《恋恋风尘》,两人甚至没有合唱这个时代的代表作《青春无悔》。

    然后重头戏上演了–潘越云《野百合也有春天》,她一上台就给人惊艳的感觉,岁月并没有使她的感性减少一分,而是让她更显有与众不同的魅力,一点没变的声音,还是带着当年那种吸引人的磁性。

    接下来则是齐秦,《狼》响起,然而歌声中却找不到当初听时那种野性的感觉,是近年来的不如意磨去了这个桀骜游子的獠牙?现在的齐秦就好像失去了草原的狼,甚至失去了继续找寻草原的那份勇气。然而当他脱掉外衣抱起吉他坐在台上清唱《外面的世界》的时候,却发现比起找寻所谓草原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来,我还是对后面这一首歌更容易共鸣。

    然后齐秦拉出来了她姐姐,二人合唱了那首翻唱的《Wind Flower》,然而齐秦同学却出现了作为歌手不应该有的失误:忘词,不着调,即使齐豫不惜提高声音从伴唱到领唱不停地拉扯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而齐秦却如何努力也无法还原出当时他的嗓音,这才发现,这个人应该是因为一些原因根本无法保持住以往的嗓音了,作为一个歌手,齐秦的生涯已经结束了。

    齐秦退场,剩下齐豫。《橄榄树》,这首足以代表那个时代的歌,响起的时候,几乎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跟着轻轻的和,在齐豫那足以穿透云间的声音带领下,整个会场都在共鸣。然后是《欢颜》,再然后,竟然是久违了的《梦田》,潘越云再次登场,舞台响起当年三毛写这首歌时在歌曲前头的一段话,大屏幕播着《回声》这个专辑制作时三个人当时工作的照片,接着二人开始唱。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二人同唱这首歌,应该是非常久远之前的事了。再次合作,两位都足以堪称完美的声音再次编织成这首超越完美的《梦田》。

我个人还比较擅长不按顺序胡写杂记:

    整场看下来,晚会堪称完美。

    后排有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小p孩来看,结果小p孩整场吵来吵去,烦得我差点回头骂人。回来后蟹子说80年代的父母,连自己都管不好,哪还能教育好孩子啊,我苦笑。

    齐豫和潘越云两个老女人披挂破布的水平真有的一拼,难得得是这么多年,她们同样风格的装束还能让人感觉眼前一亮。

    最后encore曲真是意外,这么多当年的老歌一起唱出来,而且是在这些大师(当然有几个不算)共同演绎下,有如梦幻一般的感觉。

    刚才忘记写中途吴楚楚老先生竟然也出现,头发花白,脚步颤颤,背着吉他一路唱上台来,实在令人感动。

    大屏幕中间歇幻灯片似的放出的那些照片和唱片资料,弥足珍贵,很多是现在几乎不太可能再在市场上看到的东西。

    看大屏幕时我发现:那时的照片,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神采,眼睛里放射出的光芒,清澈却不稚嫩,坚定而无迷茫,在现代似乎再也看不到这种景象,不禁感叹一个时代有着绝对无法复制的人文文化。

    最后encore曲齐秦似乎没上场,没上就没上吧,不上也好。

    在唱起《青春舞曲》的“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的时候,声音由老一辈歌唱家过渡到站在台后的少年合唱团,是意味着民谣将由下一代继承下去吗?第三次集体登台,每人领着两个小孩,是要将歌曲交给下一代传唱吗?然而,可以吗?

    忘记是哪一位吐槽的时候说了,大意是这些歌虽然原唱是歌手们,但传唱于每个人的口中,并代表了所有人的情感,因此,这些歌不再是歌手的歌,而是所有人自己的歌。为自己而唱,在现在,谁能作到?(最后一句不是歌手说的是我吐槽)

    本以为去现场地应该以30岁以上的人居多,然而却发现还是有不少同龄人的,这还好能减淡一些我对于自己已经变成“老年人”的悲哀思想。我人不老,我心也没老!

    值回票价了。

    本打算拍照,结果发现票上写着不允许拍照,就没带,没想到现场还是有很多人拍,还有人无良开闪光灯。于是我很遗憾的什么也没留下,网上的图片资料也非常非常少,找了几个,放最下面了,对方没写是否允许转载,那我就只留链接,自己看吧。

其实我个人最擅长事后总结:

    本打算去追一个老歌手的,没想到看到了一个时代的辉煌文化,惊喜之外的惊喜。虽然这个时代并不属于我们,但他们留下的是能感动每个人的东西。

    民谣时代已经没落,而且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成为主流,到底是暗流汹涌还是渐渐被淡忘,只有历史知道。我们一晚上像是在审视一个已经远离生活的时代的古董遗物,即使再沉浸,最后还终于要散场。

    审视过去一般发现总归是美好的,不过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确实应该庆幸在自己年少那个时代,有如此多地不被商业污染纯人文化的东西存在。

    我们不要怀旧,我们只要记得。

一点现场图片资料:

照得最好的来自熊台的sina blog,可惜只有齐豫和潘越云:http://blog.sina.com.cn/xiongtai

新民网新闻,大水印,又不清楚,凑合看:http://ent.xmnext.com/star/2007/12/15/992953.html

搜狐娱乐,没几张,还好能看:http://music.yule.sohu.com/20071216/n254112551.shtml

  7 Responses to “我们不要怀旧,我们只要记得–民歌三十上海演唱会”

  1. [...] Solo Estoy » Still alone with my shadows I roam added an interesting post today on Permalink to æ

  2. 知道台湾百佳专辑吗…. :)

  3. 你说的是那个电台主持人评的那个专辑榜吧,我找了一下应该是这个:http://202.38.72.133/~hq/sub23.html
    这100张我听过的最多也就一半吧,有很多只能找到单曲,找不到专辑了。
    真要全部能找来听一遍,怕是要一年时间:)

  4. 在google搜周六的演唱会,看到你这了,很喜欢~~
    于是特来吱一声~~
    我也写了些那天演唱会的感想,有空去瞅瞅?
    http://emily1987.yculblog.com/

  5. 感谢关注,去看了,你写得比我好多了:)

  6. 我只是很嫉妒…另..韩晓确实是个乖孩子..

  7. 写的非常好
    你可真能写
    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